?

同人写作,是创作还是侵权?

2018-08-19 11:08 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 
2018-08-19 11:08:05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作者:责任编辑:刘冰雅
据了解,得知孙万春要卖房救助他们的时候,患者家长震惊了,而且下意识地拒绝了,但孙万春态度很坚决。

  作者:上海师范大学人文与传播学院副教授 赵宜

  在当下网络文艺的实践中,一些结构性症候阻碍了它的发展。其中,侵权问题尤为突出。以网络文学为例,一方面,由于这种具有新媒介特征的艺术形式,长期蛰伏于主流文艺创作体制的规训之外,创作和传播方面存在很多不规范的地方;另一方面,网络文学作为一种依托于全新媒介技术、传播手段的艺术形态,同人写作是其主要的创意来源和写作方式。而这,必然同传统媒介语境下的封闭式写作呈现出不同的工作机制,也必将同维护旧有生产机制的“知识产权”概念形成冲突。那么,同人写作究竟是在创作还是在侵权?

同人写作,是创作还是侵权?

  2017年的金庸诉江南一案,作为标志性事件,将网络文学固有的一些普遍性、结构性的产权问题暴露了出来。2000年,中国网络文学尚处于起步阶段和探索时期,江南的《此间的少年》发表后迅速走红。小说中,化用了金庸小说中的多个角色名,构建了一个迥异于金庸武侠世界,但也蕴含着某种结构性相似的青春校园故事。正是这一被江南称为“致敬”的化用,在17年后接到了一纸诉状。这一案件,事实上牵扯出了一个更为复杂的问题:同人写作与知识产权之间的冲突与辨析。金庸一方指控江南“大量使用其作品的独创性元素”,从而“构成不正当竞争”;江南一方则强调《此间的少年》的同人写作性质,认为“《此间的少年》在人物形象、人物关系、故事情节方面均不与金庸作品构成实质性相似”。

  仔细分析,此案的复杂性在于,同人写作虽然经常挪用和重组其他作品的一些符号资源,但又能在创作过程中形成独立于原作品的体系。这一点,不似那些具有相对明确边界的“抄袭”问题。金庸诉江南一案,之所以被称为“国内同人作品第一案”而受到广泛关注,一方面因为同人写作的二次创作特征难以用是否“抄袭”来简单界定,另一方面表现在,同人小说是否因挪用了原作小说的符号资源而获益,也难以量化。窃以为,此案对于同人写作的命运来说至关重要,可能在未来成为一个指导性案例。

  同人文学,以粉丝为核心构成,可谓从读者到作者身份转换的一个典型案例,意指参与者对某一特定作品的改写、衍生、重写等创作行为。法国当代著名思想家德塞都(Michel de Certeau)将粉丝积极的阅读形容为“盗猎”(poaching),强调了粉丝阅读行为的能动以及对作者权威的消解。而盗猎行为的生产力和创造力,体现在对作品的每一次讨论、吐槽、传播甚至恶搞的戏拟当中,并赋予读者将原作者提供的符号资源进行攫取和重组的权利。相较于其他盗猎行为,同人写作因完整的作品形式和接近于传统写作的工作方式,而成为最能体现粉丝创造力的生产行为。时至今日,同人文学早已成为网络文学中最为重要的类型。

  以同人写作为核心的本土网络文学生产机制,在文化上依赖于粉丝身份所赋予的盗猎的力量。这种写作,注定会与传统的媒介生产机制形成巨大的裂痕,也对网络文学的长远发展构成了一种威胁。这种威胁,由于网络文学在探索时期的非主流写作格局,而在一定程度上被遮蔽了。因此,江南对金庸小说角色名的挪用,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被视为同人写作的致敬行为,并未真正引起纠纷。然而,随着网络文学多年的产业化实践和“网文IP”年的降临,《此间的少年》的电影创作版权被高价收购,并引来了一场诉讼。在金庸看来,江南对其原创角色的挪用已超越了文化范畴,侵犯了其经济利益。事实上,同人写作中,还存在着大量挪用程度更深的文本,例如篡改故事结局、重新安排人物关系、将多部作品的主角并置在一起,以及将原作转换时空背景等。

  在金庸诉江南之类的案件当中,一个关键因素被放大了:新旧媒介的冲突。由网络媒介催生出的网络文学,虽然在形式上保留了传统文学生产的样貌,但不论是盗猎的生产方式还是全新的传播方式,都在要求一种能够适应媒介融合语境、全新技术环境的游戏规则。更进一步说,这种产权之争的本源,其实来自于新旧媒介对生存空间的争夺。若将这一问题放置于媒介技术发展史的结构中观察,我们会发现,知识产权的历史与媒介技术的革新史是高度重合的。从活字印刷术获得应用和最早的印刷业出现开始,知识产权在不同时期体现出了不同的定义标准:“封建特许权”阶段,维护着统治阶级对知识传播的绝对掌控权;“近代知识产权”阶段,开始认识到知识产品的市场价值和经济效益;“现代知识产权”阶段,则是以市场化本位思维,进行知识产品的产权保护。在每一次媒介变革和文化结构调整中,知识产权的标准也在随之不断更迭。或者可以说,知识产权问题本身,是一个媒介文化议题,其最终目的,就是在特定的媒介技术和环境下,保护媒介生产者的核心利益。

  当下,第五次媒介革命正在全球范围内持续发生,互联网正深刻推动着多种产业结构转型和媒介生态调整。基于数字技术的全新“生产-劳动”关系,以及以互联网为核心的经济生产空间,也在重构着近现代以来的商品经济体系。而以同人写作为代表的网络文艺生产方式,正是其媒介特性所决定的。今天,本土网络文艺快速发展,我们应当在保护其创造力的同时兼顾传统媒介,以尽快推动媒介融合的深度展开,破除新旧媒介之间的重重壁垒。值得注意的是,这并非意味着网络文艺可以成为无视文学艺术发展规律的法外之地,而是要求我们实践出一条全新的媒介生产经验和艺术创作机制,以适应媒介融合的创作语境。网络文艺的产权问题,正是新媒介带给我们的强烈信息,要求我们尽快完成生产机制的规则再造,形成行之有效的中国经验,并由此助推本土文艺生产走向未来的成功。(赵宜)

[责任编辑:刘冰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友情链接: 土著 邪魅兵王复仇 绝望王 我上辈子的那些事 我是机械领主 氪金联盟 异能者之十年之约 红尘流浪记 九层真域 幻想事件簿 我的高冷爸爸是神仙 噬神诛佛 玄罗记 白狐寻路传 大龙挂了同人 网游之自由神殿 创世傲世决 凡人仙篆 异界魔骑 在异界开副本的BOSS 极品系统之妖孽人生 末世黄金王座 纪元3508 盘古灵兵 三观六道 酒约 超级特种兵之王 请叫我领主大人 执天成道 天问族赵格传 娱乐之星光大佬 病态爱情 灵斗修罗 孤单又灿烂的旅人 架构新世界 伽蓝寺手札 红罗老祖 吴傲九天 凌驾诸神之上 法兰不死 进击吧少年 铠甲勇士之新帝皇侠 盗天大圣 摄影问道 现实大逃亡:主角必须死 沐法次元 无光时代 火影之黑色死神 蛊上青尸 仙衍之道 天寂志 末世之最强帝国 箫剑决 浩宇惊世 Fate之骑士誓言 网游之逍遥一生 黄泉冥王 重生学院之逆袭校花称女王 大诸天穿越 末世之丧尸游戏 道吞苍穹 天静剑皇 无垢为灾 颤抖吧野蛮星球 万界位面融合 刻洛大陆 民国风云—乱世情 三千世界之系统bug 三年一段忆红颜 狂蛇者 不要叫我勇者大人 存活在火影的日子里 修仙教师 魔与邪 命武传说 最强宠物店 混沌暴君 明朝海盗王 幻灭灵尊 荒岛奇遇之莽荒战纪 无敌系统护校花 九相心劫 贰禅 宇落凡星 鸟爷的悠闲生活 解梦记 成魔的我 关陇 绝世江湖——无限直播 湮伐 西游之大师兄 网游之我就是秩序 重生之未来天王 武界主宰 霸道领域 仙缘侠骨 我被王母娘娘附身了 我的末世小屋 不朽羽帝 明古社 一世靖节,三世星学院 明末之汉道昌 剑问录 梦醒南朝 两界战纪 试着度过不违心的每天 狠心绝情的妃腹黑霸道的王 其实,星星代表我想你 全民传说 超级水果供应商 帝都之神:神与鬼之歌 大一统之游侠儿 带着系统玩修仙 西行世界 小马宝莉oc:外空不速之客 带着系统去探案 末日剑法 我的宠兽世界 改变世界的小卖部 联盟的天空 青梅竹马:惜取眼前人 器魂神域 一种文化的征程 天道圣统 异幻之瞳 重生洪荒之剑君 诸天转生 心灵的触动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之白月 刺客是怎样炼成的 不同人生 王牌猎人传 杯酒战苍穹 终点彼端 网游之争霸万界 动物的饼干 异世界当铺 罪名单 重生之最强控运师 回家的心路 我愿化作六月大风 宠物大王 图清 唐天元奇遇记 变身少女领主 万古天帝诀 海涯 天道衡常 九殿主 校园之逆天高手 盛唐重工 帝都修真传 超神学院之真爱天使 这个环卫工不正常 重生之开罗系统 诡异魔法者 乱谈琴 战三国之召唤再起 战破囚笼 重修与回归 荒鸿灵境 苍神战纪——复燃 针线街的蠢贼 校园迷局 暖葵北栀 诗野的漂泊 血色城空 武尊之百战轮回 终极妖孽兵王 妃常驾到:皇之上,有娘娘 漫威世界魔王轨迹 我的信仰时代 毁灭世界的穿越者 变身萝莉萌翻天 逆天造梦法则 峨眉传 红警之主宰末日 剪灯记 神州星辰记 血字令:守护